追蹤
《 NIGHTMAREs 》
關於部落格
鏡頭下的真實 與 文字異想
架空一個世界 夢裡相見
  • 49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阿粹 下篇

在旗東的北方,終年冰天雪地,不論何時何地,眼前所見都是一片白雪皚皚,氣溫也是同樣的低。 這裡生物極少,但還是有人類居住,與大自然共生共存。  「呼呼……哈 呼…哈呼呼……」 急促的呼吸聲在高山顯得氧氣不足。 山頭一端傳來些許雜聲,夾著亂步的奔跑、人聲的叫罵與幾聲驚人的怒吼。 漸漸地,聲音愈來愈大,遠處的地平線出現了幾道人影,接著是兩隻猛獸。那群人顯然 是跑了一段路,他們的速度漸漸慢了下來,但是後頭的兩隻猛獸卻是愈追愈近。 終於其中一人放棄逃跑,轉頭對著猛獸叫道:「混帳東西,老子今天就算死也要打死你們!」 他抽出背後的弓搭上箭,張弓一射,就往猛獸的眼睛射去。 這箭射得真準,「噗嗤」,箭頭準準的插入一隻猛獸的眼睛。那隻猛獸痛的直跳腳。 另一隻看同伴如此痛苦,情緒狂怒,低聲一吼,就往拿弓的人撲去。 猛獸敏捷的動作瞬間就來到那人面前,那人一時無法反應,上軀瞬間多了四個透明窟窿。 「四叔!!」 「順弟!!」 「四哥!!」 跑在前頭的三人同時驚叫,三人還來不及阻止那人射箭,一回頭,就看到他被猛獸殺死了。 悲憤的情緒在三人心中高漲,當中最年輕的人忍不住情緒,雙手拔出柴刀,一個踏歩就要衝出去和猛獸拼命,卻被其他兩人即時擋住。 「三叔…」 年輕人一臉憤怒盯著猛獸「放開我!」 被年輕人叫三叔的人搖搖頭,雙臂更使勁的拉住他。 這時,倒在地上的四叔發出微弱的聲音:「……逃……阿…快……」 他手裡的弓已落在一邊,拿不起來了。 「四叔……」 年輕人哽著喉頭。其它二人也同樣是一臉難過不已。 「順弟,你好好走吧。大哥我會幫你照顧你家中妻小。」留著鬢鬍的男人顫著聲音對他說道。 「四哥…我……我 也會幫你照顧的。」三叔強忍悲痛說道。 「四叔…」年輕人低聲泣道。 那人望向三人,眼神透出感激之意,接著表情木然地嚥下最後一口氣。 三人沒時間感傷了,因為那兩隻猛獸已經朝他們慢慢逼近,不斷地發出低沉的吼聲。 蓄鬍的男人把年輕人往自己身後一推:「孩兒,快走!這 裡先交給我和三叔,你去向前頭的村人求救,快去快回啊!」 年輕人被父親突如其來的動作踉蹌了幾歩,他轉頭對他們説:「可是…爹……」 「還不快走!」蓄鬍的男人雙手已握住獵刀,準備和猛獸拼命。 「聽你爹的話,阿粹,快去快回。」三叔對年輕人說道,他邊說著邊掏出小型飛刀握在手裡。 「爹…三叔……」 年輕人還想說些什麼卻來不及了。只見兩頭猛獸齊撲兩人,轉眼間已把兩人團團困住。 年輕人見狀,只好掉頭跑去前面的村子找人求救。   年輕人領著十來個壯丁來到他父親與三叔和猛獸打鬥的地方,可是他們來的太晚了。 那裡的雪地一片鮮紅,兩具屍體軟軟的倒在地上,一具的頭與身體分離,另一具則是遍佈猛獸的爪痕。屍體流出的血液正慢慢被氣溫凝固,兩頭猛獸早不知去向了。 趕到現場的一群人吱吱喳喳的討論起來,而年輕人則是呆立在一旁,似乎還沒接受這個事實。   他在幾個時辰前,還興高采烈的與親人一起上山打獵,那時根本完全無法想像這次上山獵物竟然變成訣別!   年輕人忘記流淚,他突然仰天長嘯,把胸口中的悶氣一吐為快。 他拜託村民幫他把這些遺體埋起來,村民看他年紀輕輕,就沒了親人,便好心的幫他忙。偶爾,一些村民還會拍拍年輕人的肩膀,請他節哀。 那些村民將他親人的遺體埋在山中,用雪埋起來。 村民曾邀年輕人到他們的村子裡住下來,卻被年輕人拒絕了。 他在村中待了數日,便趁著夜深人靜悄悄離開。   年輕人回到自己的村子後,跟四叔與三叔的家人報訊,兩家人聽到噩耗後皆悲慟不已,不過他們更可憐年輕人。因為他自此真的是成了沒爹沒娘的孤兒了。   年輕人向兩家道別後,站在大街思量了許久,決定離開這個傷心地。反正他沒了爹娘,也沒認識多少字,不如到處遊玩,看好山逛好水,只要能填飽肚子、玩的盡興,過著 如同俠客的生活有什麼不好?   不知何時開始,酒店漸漸熱鬧起來。 女子和老闆早已去招呼方才進店的客人。 粹先生小憩了一會兒,便把碎銀子放在桌上,出了店。 他舉步往西邊走去。也許去了野山一趟,就會多了好幾個故事,等出了野山,再往白嶺莊,這麼一來他就可以多說幾個新故事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