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NIGHTMAREs 》
關於部落格
鏡頭下的真實 與 文字異想
架空一個世界 夢裡相見
  • 49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深底下 第十二章 兩人之間

自莫伊從望袺那邊回到晒終,已經有好些日子了。
這段時間莫伊仍繼續他在晒終的工作,只是他一面工作一面等著望袺給他工作指令,卻始終等不到。
怪了,當時說好是由望袺聯絡其他六個牙心,把他們七人聚在一起,先見個面,然後再由他們七人討論工作細節,以方便工作進行。
不過,和其他牙心見面的消息一直沒傳來,莫伊實在沒辦法,和宫柶曈說好的工作就這麼擱著。


不久前,也有個人在等。
等著莫伊。
忘記了嗎?其實莫伊也忘記有人在等他了。
這個被遺忘的人正是展逸風。
話說……

季拍會會場。
展逸風滿頭大汗的拿著兩杯飲料,快步走回休息區,卻沒看到莫伊在位子上。
『嗯?跑去哪了,是去上廁所嗎?』展逸風想著,先坐下來休息。
三十分鐘過去。展逸風著急起來,飲料杯被他捏的有些變形。
『太久了!』
他開始尋問會場的人是否有看到莫伊的去向。
運氣不錯,展逸風問沒幾個人,就有人回他:「阿,你說那個帶著帽子的男孩子阿?我看見他被兩個穿西裝的男子帶走了。」
「什麼!」展逸風大驚,音量也嚇著旁人。被人帶走了?
「是誰帶走的?認得嗎?」
「不…不曉得…」
心急如焚的他掉頭就走,連聲道謝也沒說。
回到桓堵鎮的酒吧,展逸風推門的力道忘記控制,店裡響起碰撞聲。
他的臉上滿是焦慮,平時掛著無害笑容早已不見,腦子難得這麼混亂。

是誰帶走的?帶去哪裡?綁架?還是…殺害?

展逸風腦海裡不斷浮現莫伊遇害的畫面,把自己嚇得冷汗涔涔。他甩甩頭,決定先等等看。
這天,展逸風沒什麼心思工作,他很乾脆的在大門掛上「今日公休」,然後躲在辦公室猛抽菸。

一晚沒睡,電腦桌上擺著兩碟煙灰缸,每碟皆有約十來公分高的菸蒂堆。
椅子上的人雙眼充血,甚是嚇人。
怎麼辦?等了一整晚,還是沒有消息。該找人了…,不然一顆心老懸在喉頭,很是難受。
他整整服儀,出門辦事。剛繞出街角,莫伊赫然在他眼前。
「午安阿,逸哥!」莫伊很有朝氣的對展逸風揮手問好。
「小莫!」展逸風光速般衝到莫伊面前,把他全身上下打量個仔細:「你沒事吧?」
「喔,我沒事阿。你怎麼了?」莫伊實話實說。
「啊啊…」展逸風語氣一轉,變的低沉,他低頭說道:「你…沒事…就好…」
突然,莫伊感到一股氣壓壟罩四周,怎麼他好像能看見展逸風身上不斷發出黑氣?
他小心翼翼的開口:「呃…逸哥…?」
沒回話。
展逸風迅速抓住莫伊,一轉身就飛也似的走回酒吧,不顧後面的莫伊「哎哎喂喂」鬼叫個不停。


展逸風的辦公室。
「搞什麼…」甩著被展逸風拉疼的手臂,莫伊抱怨的開口,不過在他要把鬼字說出口時,他被眼前的展逸風嚇到了。
展逸風鐵青著一張臉,雙眼充血,印堂還有些發黑?只差頭上沒長出角,不然還真像一隻惡鬼。
『怎麼回事,我什麼時候會看命了?』莫伊想,『該不會真的搞出鬼來了吧?』
展逸風看著莫伊,心裡很是生氣。
氣什麼?
看看,莫伊這個當事人被人綁走,卻一副沒這回事的樣子;倒是自己,焦急憂慮,不但整晚沒睡,還抽了一堆煙,把自己搞成像失業一樣。
自己到底是為了什麼,要幫這傢伙擔心阿?真像個笨蛋。
莫伊看著展逸風的臉色,越看越心寒。

我的媽阿,臉黑成這樣是怎樣啊?

「我、很、擔、心、你。」展逸風黑著臉說道,還一個字一個字的強調,近乎咬牙切齒。
莫伊緊閉著嘴巴,不敢說話,心想:『應該用很溫柔的語氣說才對吧…』
「突然消失不打緊,還不通知我,你知道我昨晚一整晚都沒睡…」以下省略兩小時的演講稿。
『你不是一整晚沒睡嗎?怎麼還有精神念經啊…』莫伊在心中抱怨。而且,為什麼要站著說阿,脚很酸的!
展逸風比媽媽更囉嗦的說教,莫伊只得乖乖的低頭認錯,中間還不得插話,否則…否則,嗯,算了,這太恐怖了!不可以想!
為了轉移注意力,莫伊開始想東想西。最後想到不知道要想什麼,他乾脆閉目養神。
莫伊的頭點到快睡著了,總算是等到展逸風說完了,兩人都吐了口氣。一個是因為長時間說話需要氧氣,一個是解脫似的鬆了口氣。
把莫伊好好訓了一頓的展逸風,氣早消了大半。
「別再有下次了。」展逸風揉揉莫伊的頭。
「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