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IGHTMAREs 》

關於部落格
鏡頭下的真實 與 文字異想
架空一個世界 夢裡相見
  • 499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深底下 第十五章 草苺養樂多

根據傑拉裴斯的說法,啤酒店的位置應該是「就在前面而已」,可是莫伊兩人走了快一小時,仍不見一家像樣的店。 「還有多遠阿?」 「哦,那邊,」傑拉裴斯指著遠方的某個小木屋:「你看到了嗎?快到了。」 的確是「快到了」! 等他們兩人進到啤酒店裡時,已經是十五分鐘後的事了。 傑拉裴斯才剛坐下,立刻叫了一杯草莓養樂多。 「草莓養樂多?」莫伊疑惑的問道。 「嘿嘿,你沒喝過吧?這裡的草莓養樂多可是我的最愛呢!不過這裡的招牌飲料是彩虹汽水,你可以喝喝看。」 彩虹汽水?那豈不是汽水參著亂七八糟的顏色?莫伊一想到閃著詭異顏色的汽水就不敢喝,他點了一杯最普通的葡萄柚綠茶。 兩人喝著飲料,邊等著人邊聊天。
「麻煩來一杯藍莓啤酒。」稚嫩的聲音從門邊進來。 藍莓啤酒?這麼詭異的飲料能喝嗎? 莫伊好奇的探頭,想看看喝這飲料的人是什麼樣子。 「不會吧…」莫伊喃喃的說。 「什麼東西?」聽到莫伊自言自語,傑拉裴斯問道。 「你看,他才幾歲就在喝啤酒了。」莫伊大驚小怪的指著那人。 那人身高大概不到一百五十,應該只有十歲左右吧。 其實他也沒立場說別人,因為他十四歲就在喝展逸風調的酒了。 「那又怎樣啊?」傑拉裴斯說的不在乎,眼光卻順著莫伊指的方向看去。 「哦唷!」傑拉裴斯叫了一聲。 「怎麼了?」 不理莫伊的問句,傑拉裴斯朝著那人揮手,道:「子粹!」 那人聽到叫喚,轉過頭來,一看到傑拉裴斯,就皺起眉頭:「你怎麼先來了?」 「沒辦法,帶人過來嘛。」傑拉裴斯忽略掉那人的表情,輕鬆的回話。 子粹點頭,卻往別桌坐,喝著剛來的藍莓啤酒。 「他是誰啊?」莫伊問。 「拓拔子粹。是我們的工作夥伴。」 「他似乎很討厭你阿?」 「唔…連你也看出來啦…」 「為什麼?」 「這…這…她好像是不喜歡我這種太活潑的個性吧,反正她就是討厭我。」 太活潑的個性?這是哪們子的理由… 「我看你好像對她還好嘛。」 「嗯啊。」傑拉裴斯立即大方承認:「小孩子嘛,別跟她計較這麼多。」 「小孩子?他到底幾歲啊?」 「才十二歲呢!像個小大人一樣,思想超齡,還跟著喝啤酒。」 兩人聊著,飲料也見底了,於是又點了草莓養樂多與葡萄柚綠茶。 時間接近中午。 莫伊盯著剩下的半杯飲料,問坐在旁邊的人:「你們是約幾點見面?」 莫伊覺得自己可能喝不完這杯飲料,胃裡全是葡萄柚綠茶,也許一走動就會像水袋一樣上下左右擺個不停。 「唔唔…」傑拉裴斯希哩希哩的把杯底的草莓養樂多吸乾淨,才看看手錶:「十分鐘後。他們應該要來了。」 話落,兩個人走進店裡。一高一矮。 較矮的那人看左看右,像是在找人。 「是他們嗎?」莫伊低聲道。 「嗯?」傑拉裴斯也看向店門,突然他眼睛一亮,高興的叫道:「喂!這邊這邊。」兩隻手臂誇張的揮舞。 喂,沒有需要這麼誇張吧?莫伊有些傻眼。 那人看到傑拉裴斯,也揮揮手,不過是比較正常的揮手。 兩人走過來,高個子的和拓拔子粹同座,另一個則是開心的擠在傑拉裴斯旁邊。 和莫伊同桌,是剛剛揮手的那人,身高也許比莫伊還矮一些,瘦瘦小小的。 他膚色有些黑,小臉,五官剛毅,下巴有沒刮乾淨的短鬍渣,黑色的短髮在腦後刻意留了一把綁起來,整個人看上去像是沒飯吃的藝術家。 「哈哈哈,怎麼開始留鬍子了?」 「呿,我只不過是幾天沒刮而已。麻煩來一杯彩虹汽水!」 莫伊看了他一眼,心想:「這個人竟然要喝那種顏色亂七八糟的飲料?」其實他自己連一次都沒見識過。 剛好,那人也看向莫伊。 「喂,他該不會就是最後一個牙心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