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IGHTMAREs 》

關於部落格
鏡頭下的真實 與 文字異想
架空一個世界 夢裡相見
  • 499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深底下 第二十三章 不可缺費

飛稜鎮。 望袺十三樓的會議室。 宮柶曈坐在長型會議桌的一端,左手邊是白泠泱和莫伊,右手邊是凱與傑拉裴斯。 「湖南?」宮柶曈不解地皺眉。 「是。陶哥是這麼回的。」傑拉裴斯。 就在昨天,凱接到陶托傳來的消息,表示他們三人從羅赫長老那邊得到一條線索,線索指向湖南,所以現正往湖南的途中。 宮柶曈思考著麥盎與湖南的關連性,不過沒有頭緒,更不了解其中的原因。 「好吧,中國那邊也只能先這樣了,你們的工作如何了?」宮柶曈問著白泠泱。 「稍有發現而已。」白泠泱把筆記型電腦轉向宮柶曈,說:「我們最近正調查關於七個守護神為何可以在身體型態做轉變。雖然這個方向的結果並不滿意,卻意外的發現另一個信息。」 白泠泱開啟一個文件檔。 「這裡,」白泠泱用滑鼠指著重點說:「提到守護神並不是羅赫原本所擁有。守護神的原始擁有權另有其人。」 宮柶曈沉吟:「另有其人?會是誰呢?跟麥盎族有關嗎?」 「這些問題就不清楚了。」白泠泱。 「是阿。我們查了很多,這部份的資料卻沒有紀錄。」莫伊。 「這個狀況有兩種可能,一是麥盎族跟這件事毫無關係,二是麥盎族跟這件事不但有很大的關聯,還有意隱瞞。」白泠泱。 「……」宮柶曈發覺這個與麥盎的交易,越來越複雜了。 不單單只要找到「滕六」這個人就可以解決。   剛散會,莫伊便以衝百米的速度離開十三樓,把最近一直纏著自己的傑拉裴斯遠遠地丟在走廊另一端。 「莫…伊?」找不到人的傑拉裴斯還在會議室裡東張西望。   走出望袺的大樓,莫伊確認傑拉裴斯沒跟上來後,便搭車前往桓堵鎮。 白泠泱在開會前交給他一個任務,要他去查查外頭有沒有人來探望袺。既然宮柶瞳派了三人去中國找人,想來中國那邊的麥盎也不會按兵不動,再說,那位麥盎族長這麼積極要望袺交出守護神,應該會比望袺早一步派出探子才是。 這次任務便是查出中國來的探子。而莫伊一聽到這次任務後,已經想到要去哪邊找人了。 飛稜鎮與桓堵鎮有將近一小時的車程,莫伊坐在車上,看著窗外的景色慢慢變成黃昏。 等到莫伊在桓堵鎮下車時,街上已經亮起霓虹燈。   仍是那條熟悉的巷子,彎進去,一家大門開向巷子的酒吧正人聲鼎沸。 莫伊莫伊推門走進。 室內的黃燈泡亮的炙熱,展逸風在吧檯忙著招待客人。 莫伊走向吧檯:「嗨。」 展逸風一張招牌笑臉立刻轉向,卻是看到許久不見的莫伊,他先是驚訝,然後問道:「怎麼這個時候來?」 「有點事。」 展逸風點點頭,不再多問,繼續他的工作。 莫伊也不打擾,就這麼靜靜的在一旁等最後一位客人離開。   凌晨兩點,展逸風開始清理吧檯,莫伊幫著收拾桌椅。 「留到這麼晚,是想要什麼?」展逸風洗著杯子。 「放心,你一定有。」莫伊一臉肯定的笑道。 「哦?」展逸風勾起唇角:「那麼情報費用…」 「欸?」莫伊大驚。 這人太精打細算了吧! 「當然要收,你就多做些工作抵銷吧。」展逸風擦完最後一個杯子,轉身消失在吧檯後的門。   莫伊看著滿地垃圾抱頭哀號。   隔天中午,展逸風的地下工作室。 「新面孔?」展逸風叼著煙:「這個…店裡的新面孔每天都在換,有沒有更詳細的條件?」 「可能是黑髮黑眼,嗯…,也可能這邊的話說的很不流利…」 展逸風深深吸了一口煙,回想最近有沒有這樣的客人來過店裡。 「也許有吧。」 「真的?」 「先別急,聽你這麼說,你要找的那些人是不是外國來的?」 莫伊點點頭。 「這樣的話,最近倒是有幾個打扮很怪的客人。」 「很怪?」 「嗯。」展逸風抽了一口煙:「那些客人穿著長短不一的連身袍,在腰間綁了布條,還揹著顏色很奇怪的布袋,那袋子大概這麼大…」 展逸風雙臂圈了個圓,繼續說:「他們的帽子是中間尖尖的圓帽。」 「什…麼?」莫伊不解地皺眉。 這段敘述任誰聽了都不會知道他在說什麼。 「嘖。」展逸風也知道自己表達的不好,於是他提議:「要不你留在這邊看看?」 「可以嗎?什麼時候?」莫伊還滿興奮的。 「就…他們來的時候吧。」 「嗄?」這算什麼回答。   然後,酒吧裡莫名奇妙的多了一個服務員,一個免付費的服務員。 不過,所謂「便宜沒好貨」是有其古人智慧,何況是免費的。 展逸風的這筆投資算是他開店以來的第一個錯誤。   「先生,這是清澐香檳,我點的是藍色海琴。」 「哦…,抱歉,我馬上換。」莫伊慌張地向客人道歉。 「我是點愛琳之夜。你記錯了。」一個客人如是說。 「愛爾蘭白還沒好嗎?」另一個客人問。 「藍色海琴呢?麻煩快點好嗎!」 莫伊急得冒汗,因為他認得的酒就只有展逸風調給他喝的那幾樣而已。 客人的抱怨轟得莫伊暈頭轉向,他手忙腳亂地應付,直到凌晨兩點打烊了,才能喘口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