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NIGHTMAREs 》
關於部落格
鏡頭下的真實 與 文字異想
架空一個世界 夢裡相見
  • 49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深底下 第三十五章 重演

雲霞染紅,轉紫,進而深藍,然後漆黑。 星光滿天的天空,吊著剛被抹去大半的弦月。 葛珞鄉濃重的霧氣把月光散得朦朧一片,讓人看不清楚眼前。 蟲鳴大噪的草叢,藏著褲管全濕的三人。 「喂。」聲音壓得極低。 「這次為什麼要一起上啊?」聲音還是很低,樊詡軒一臉不解。 記得之前也幹過類似的事情,但是那次只有陶托一個人上陣。 「因為等一下要一起逃走。」陶托說。 拓拔子粹在一旁,嘴裡忍不住輕吐一個字:「笨。」 然後樊詡軒白了她一眼。 洛炭飛回草叢,在樊詡軒眼前繞了幾圈。 「找到了,走。」洛炭帶路,樊詡軒帶頭,陶托和子粹跟上。 三人撥開雜草,彎彎曲曲的繞著柵欄走,不久,三人停下。 「在這裡。」樊詡軒指著前面二十公尺不到的一棟屋子,說:「人在裡面。」 屋子裡沒有點燈,顯然主人正熟睡著。 陶托和子粹點點頭,表示知道了。 三人悄聲翻過柵欄,無聲地摸進屋子裡。 主人的鼾聲漸漸清晰,陶托輕手輕腳地打開門,果然看到一名男子躺在床上。 陶托驚愕地轉頭,用唇語問:「男的?」 「找不到那女人。」樊詡軒用唇語回答。 「要抓嗎?」拓拔子粹也用唇語說話。 陶托點頭。 拓拔子粹立刻喚出淼芩,外形像麒麟花的守護神,用帶刺的莖把男子牢牢釘在床上,然後用一片葉子蓋住他的嘴巴。 「好了。」子粹說。 樊詡軒靠著門邊坐下,負責把風。這是出發前就講好的工作。 陶托走到床邊,拍拍男子的肩膀,叫醒他。 男子閉目皺眉,瞬地,他睜開眼睛,看到床邊兩個不速之客。 他嚇得瞪大眼睛,就要叫人來,卻只能發出唔唔悶聲,枕頭下的刀子也拿不出來,因為全身無法動彈。 男子已經一身冷汗,覺得自己像是砧板上的肉,等著菜刀的致命一剁。 「晚安。我們不是來殺你的。」陶托笑得一臉無害,溫聲說道。 男子全身掙扎著。 「你們這裡是麥盎族的村子吧?我們是望袺的前鋒部隊,我是陶托,這位是拓拔子粹,」陶托無視男子的狠瞪,自我介紹起來:「門邊的那位是樊詡軒。」 男子這才發現門邊還有一個人,他又更不安了。 「你知道望袺吧?」 男子點點頭。 「那你知道你們跟望袺談了一筆生意嗎?」 男子先是疑惑了一下,然後點頭。 「還好找對人了!」子粹鬆了口氣。 「我們是來問你一件事,不知道沒關係,我們不殺你。」陶托說,他突然把臉湊近男子,威脅道:「不過不准叫人。」 男子怒瞪他。 子粹命令淼芩拿掉男子嘴巴上的葉子。 男子不等陶托問話,先開口:「你不殺我,難不成要去殺族長?」 「殺了她,望袺要怎麼談生意?」陶托說。 「我們老闆只是要找族長談生意。」子粹也說。 「談什麼狗屁生意!」男子怒極,繼續罵道:「你們把人都殺了,才來這裡說要談生意!當我什麼都不知道嗎!」 「嗄?」這下子陶托也困惑了。 「我們才沒有殺人。」拓拔子粹說。 「胡說八道!我們派去的探子一定是被你們幹掉了!」 「那兩個人現在是在望袺,不過還活著啊。」 男子身軀一震,說:「還活著?」 「還活著。」 「誰知道你們這些生意人是不是說真話?」 陶托和子粹面面相覷,知道再這樣問下去,問到天亮都不一定問的出族長的下落。 陶托決定速戰速決。 「當然是真話,所以你也要對我們的問題誠實回答。說,族長人在哪裡?」 「不知道。」 「那叫你們的部長出來。」 「……」男子不說話。 「我知道你們麥盎族有八個部長,你隨便叫一個出來。」 男子聞言,嚇了一跳,心中驚疑眼前這名為陶托的男子為何知道麥盎的八部部長,這件事連跟他們打過一戰的羅赫族也不曉得。 男子想起族長交代的話。 我不在的期間,有勞佾部長了。 「你眼前就一個,我是佾部長,米燿。」男子說。 陶托暗怪一聲,覺得這人要比羅赫長老難搞許多,拉拉雜雜扯了一堆,才說出自己是部長。 「族長呢?」 「你們為什麼不交出來?」米燿不答反問,他問的是守護神。 「我們為什麼要交給你們?」子粹也反問他。 「除非你們能給望袺一個非交給麥盎不可的理由,不然這個不公平的生意,我們老闆可不做。」陶托說。 「理由?說了理由你們就會交出來?」 「那要看老闆了。」陶托聳聳肩。 「哼。」 米燿雙眼逼視陶托。「你們手上拿的不是守護神,是妖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