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IGHTMAREs 》

關於部落格
鏡頭下的真實 與 文字異想
架空一個世界 夢裡相見
  • 499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深底下 第三十六章 有施王

時值幽王掌政。 某位諸侯送幽王美女褒姒,幽王一見褒姒,深深迷戀,於是封為妃,且有意立為后。 幽王對褒姒百依百順,可以為了她撕娟帛,也可以為了她燃烽火,對於國事一概不理。 通報敵人來襲的烽火燃了又燃,諸侯每每帶兵趕來救王,卻只是看見幽王摟著褒姒飲酒作樂,諸侯們不是傻子,就像放羊的孩子的故事一樣,人類被騙了多次,便不會再相信同樣的把戲。 於是當犬戎舉兵攻進鎬京時,幽王燃起的烽火,沒一個諸侯當真,以為幽王又再取悅褒姒,放任幽王自己去自生自滅。 正當鎬京陷入突如其來的戰爭惶恐中,附近一個小國卻冷靜異常。   有施國。 「步公子,巴棠公子,黎公子,爺對此事信心滿滿,全靠你們了。」馬廄門口,一名灰衣老頭牽來三匹馬。 步公子露出讓人感到寬心的微笑。 「放心。」 三人上了馬,往驪山奔去。   三年前,有施國來了一位旅人,他皮膚黝黑,自稱來自南島諸國,因為家鄉被天災毀了,於是到處流浪,尋找安身之所。 這名旅人沿途表演雜耍賺取旅費,奇異的是,他的雜耍還真不是普通的雜技團表演。 他可以把紙摺的動物,用筆畫一畫,變成有如生命的動物。老虎、青蛙、蝴蝶、鳥,天上飛的,地上跑的,水裡游的,全難不倒他。 來看他雜耍的人越來越多,到後來,連貴族都親自邀旅人到家裡露個兩手。 有施王聽聞消息,也是對這名旅人興致勃勃,於是召他進宮。 有施王看完表演後,驚呼連連。 「閣下怎麼稱呼?」 「在下步旭天,來自南島諸國。」旅人回答。 「哦,步公子的表演很驚人哪!可否說說在哪裡拜師的?」 「談不上拜師,在家鄉那邊,這種事情人人都會。」 「人人都會?」有施王不怎麼信。「難道連小孩也會?」 「是的。只不過小孩還需要學習才能熟練。」 「這麼說來,步公子是天生就會了?」 旅人點點頭。「可以這麼說。」 聞言,有施王心裡暗暗做了打算。   之後,旅人被有施王奉為座上嘉賓,且把他介紹給國內的兩個望族,巴棠族和黎族。 步旭天覺得有施王似乎熱情過頭了,他區區一名旅人,怎麼有必要認識望族呢? 儘管心裡疑惑,步旭天仍是赴約。 巴棠族和黎族卻已經猜到有施王此舉的另一層涵義。 有施王自坐上王位以來,便一直想找機會殺了幽王。 他看不過幽王的愚蠢,一個只愛美人的王會把國家帶領滅亡之途,他要除掉幽王,避免這片大好江山毀在幽王手裡。 有施王一直靜待機會。 直到幽王為了褒姒三度燃起烽火時,有施王知道機會來了。 他串通犬戎,引犬戎入京,在沒有諸侯出兵保王的情況下,把幽王殺的措手不及,逼得幽王棄宮逃往驪山。 犬戎跟著追入驪山,殊不知驪山裡已有三人靜候已久,等著幽王自投羅網。   這三人正是步旭天、巴棠韋卿以及黎武。   步旭天閉起雙眼,全神貫注在驪山之外的飛鳥,一隻他筆下的飛鳥。 他身邊的巴棠韋卿牽著兩匹馬,雙眼炯炯有神盯著步旭天,黎武雙手負背,享受驪山難得的清風。 「要來了。」步旭天慢慢睜開眼睛。「韋卿先走吧。」 「好。」巴棠韋卿跳上馬,提劍奔去。 「黎大哥,我要開始畫陣了,麻煩你幫我看著。」 黎武微笑,有如清風般舒爽的笑容。 「交給我吧。」他坐上一匹馬,牽著另一匹馬緩步走到較遠的地方,繼續享受山裡綠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