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IGHTMAREs 》

關於部落格
鏡頭下的真實 與 文字異想
架空一個世界 夢裡相見
  • 499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深底下 第三十七章 驪山

幽王不斷狂催胯下的馬,要牠再跑更快,更快。 身後的犬戎如地獄的厲鬼,不但緊咬不放,還帶著精壯的勇兵。 他迷戀的女人並不在身邊,她被他拋在宮中,沒帶著她一起逃。 命危在旦夕,哪有閒工夫管那女人了?反正,女人再找就有,保命要緊。 幽王騎著精疲力竭的馬,總算逃到驪山腳下,他跳下馬,往馬屁股用力一拍,馬邁步往另一個方向奔去,自己則是往山裡走去。   他必須找個藏匿的地方,好躲過犬戎到時可能動員兵力的搜山行動。     進來了。 步旭天的飛鳥一直跟著幽王,讓他可以隨時知道幽王身處何處。 幽王往深山走去,犬戎也追到驪山附近了。 「動作真快。」步旭天暗忖,他手邊的工作剩一點點就可以完成了,他加快速度。 終於,步旭天劃上最後一筆,一個繁複的陣圖出現在泥地上。 「再來,剩下幻術…」 步旭天手按陣圖,往泥地注入「力」。 陣圖運轉。   驪山四周出現迷霧,這陣霧阻斷了犬戎的搜山,也把幽王逼向山中更深處。 冷不防,幽王眼前出現一個騎馬的男人,他手中提劍,且居高臨下,雙目不怒而威。 幽王嚇了一跳,他甚至沒聽見馬蹄聲,以為犬戎的人追到眼前來了。 「別…別…殺我…」幽王懦弱地求饒。 男人冷冷地吐出兩個字:「愚蠢。」   巴棠韋卿揮出手中的寶劍。     幻術召出來的迷霧範圍很大,步旭天體內的「力」幾乎耗去大半。 步旭天預估這迷霧還可以撐上兩三天,到時候犬戎一退,他們三人便可從驪山北面一條小路逃走。 這是一個縝密的殺人計畫。 然而,事情的發生總是突然到令人無法反應。 犬戎的精兵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竟然強行衝破迷霧,闖入應該是封閉狀態的驪山。 「不好!」步旭天大吃一驚,他連忙把毀去的陣圖補上,硬是把精兵再度檔在外面,卻還是讓幾條漏網之魚給了鑽進來。 「怎麼了?」黎武聽到步旭天大叫不好,連忙過來。 「給幾個人進來了,我們要立刻走。」步旭天有些緊張地說。 「嗯。」黎武點頭,又問:「韋卿那邊怎樣了?」 「他處理好了,正在往北走,應該是要到約好的地點等我們。」步旭天撿來身旁的幾根樹枝和枯葉,一併丟在陣圖上,蓋住圖案。 「我們走。」   三人從驪山北面逃出,驪山南面的犬戎仍在和迷霧搏鬥。 驪山裡,犬戎精兵找到了屍體尚有餘溫的幽王,和一堆不自然的枯枝堆。 「馳將軍,這底下會不會是幽王方才藏寶的洞啊?」一個小兵問。 「哼。」馳將軍勾起嘴角,露出貪婪的笑容。「有意思,給我挖開!」 三名小兵連忙撥開枯枝樹葉,準備開挖時,卻只看到一個奇怪的圖騰。 「這是什麼?」 「管他什麼,這鬼畫符八成是拿來唬人。」馳將軍拔劍,往地上揮去:「這東西老子也會畫,毀了它,挖財寶!」 劍上還沾著溫血。 那是馳將軍剛才斬下幽王人頭時沾上的血。 未凝固的血液沿著劍刃滑到劍尖,凝成血滴,馳將軍猛地把劍往陣圖揮去,血滴落土。 電光火石間,陣圖活了起來,像一張嘴吞了血滴後,立刻吐出一團黑到不行的黏稠液體。 「?」 陣圖旁的四人震驚到吐不出一個字來。 只見它又連吐了六次。 「他娘的!」馳將軍總算反應過來,一腳勇猛地踏亂陣圖,把土攪得沙塵飛揚。 「啊…啊…」一旁的小兵亂叫。 「啊鬼啊!娘的!走人了!」馳將軍扯起疆繩,騎馬離開。 一旁的小兵幾乎是連滾帶爬地騎上馬,倉皇逃去,沒人再理會寶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