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IGHTMAREs 》

關於部落格
鏡頭下的真實 與 文字異想
架空一個世界 夢裡相見
  • 499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深底下 第三十九章 印毀

馳將軍大意放出來的七妖最後分別藏於易水與敦煌兩處。 妖的外牙被印在易水,裏鬼則封於敦煌。 當初捉妖的步旭天、黎武與巴棠韋卿已經老了,他們的後代在洛陽北方定居,慢慢變成村落。   春秋時,周天子有名無實,各國都想一霸天下,時代動盪不安,戰爭帶來的血腥影響到易水的外牙,外牙食血的欲望又牽連到遠在敦煌裏鬼的沉睡。 外牙欲食血,裏鬼欲醒。 當時三大長,步岡雲、黎治言和巴棠九趕緊分頭前往易水與敦煌,進行固印加封。 此事之後的每百年,易水外牙固印,每三百年,敦煌裏鬼加封。 這種儀式 一直維持到戰國「六國攻齊」為止。   燕昭王為報仇雪恥,聯合趙、魏、韓、楚、秦五國,組合了「六國聯軍」殺向齊國,接連攻下齊國七十多座城市,每天都從戰場上押回大批齊軍首級,堆積在燕國都城下都郊外。 為了炫耀戰績,他們將堆積如山的首級清點後,堆放到用蘆葦囤圍的垛中,然後用土封起來,築成土墩,在墩上插滿軍旗,以振軍威。 土墩沿易水河畔共築了幾十個,每個墩中堆滿了上千個首級,以此推算,易水周圍便有上萬個首級。 如此數量的頭顱聚成兇勇的暴戾血氣,易水被印住的外牙騷動日漸活躍,短短幾日,印在內有騷動,外有血氣的衝擊下,不毀自滅,七頭外牙紛紛破出,飢餓的它們纏著土墩吸食久違的血。   外牙一出印,巴棠九立即帶人前往易水收妖。 幸好外牙長年被印住,不僅飢餓,也很虛弱,巴棠九一行人很快的就把七外牙重新固印。 這一次,他們把外牙關在黑龍江北方,一個終年冰天雪地的山頭,旗東。 他們以為接下來只要等到某個太平盛世,中原血氣不再如此濃厚時,把這七頭妖怪送回當初它們來的地方就沒事了。 然而,事情發展總是出乎意料。 就在黑龍江二度固印之後的三百年,步家後代領人前往旗東進行百年一度的儀式時,發現外牙印不知何時被人破除,裡面的七外牙早已不翼而飛,只剩下破舊的蜘蛛網與雜亂的藤蔓。   「沒人知道嗎?」剛上任的步家大長,步弘木在屋子裡大發雷霆。 底下兩張首席坐著年紀稍長的巴棠語日,和較為年輕的黎建欽,其餘的部長分坐兩排,個個低頭,沒人敢接步弘木的話。 「裏部長,我不是交代你每天都一定要注意外牙印的狀況嗎?」 被點到的裏部長心頭一驚,滿頭是汗,支支吾吾地說:「我…我…我的確…每,每天都有…」 「你是口吃了嗎?把話說清楚。」步弘木總算是坐下來,壓住滿肚子的怒火。 裏部長擦擦汗,勉強開口:「我每天都有注意印的狀況。」 「那這次是怎麼回事?」 「我…我真的不曉得。」 步弘木一聽,又要罵人,巴棠語日及時出聲制止。 「弘木,這件事不能全怪裏部長。」巴棠語日緩緩看了滿臉怒意的步弘木一眼,繼續說道:「我認為,有可能是那群人施了什麼術,讓裏部長誤判了。」 眼看步弘木又要吼人,巴棠語日又不急不緩地阻止他發言。 「我會這麼說,是有原因的。」 屋子裡所有人都看向巴棠語日。 「外牙印是我們族裡力量很強的術,這種術除了毀陣圖之外,無法可破。」 「可是陣圖在我們這裡,還是被人破印了。」黎建欽說。 「所以只剩另一個可能破印的方法。」 「用更強的術。」步弘木嚴肅地說:「只要用這個方法,不必毀陣一樣能破印。」 「對,因為術只能以術解,所以我猜想那群人不但會術,還可能很強。」 「哼,很強又怎樣?他們根本不曉得他們偷走的東西是吃人妖怪,我不能讓他們帶著吃人妖怪到處走,一定要找回來!」 步弘木一聲令下,動員全族即使翻了皇宮也要找出七外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