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NIGHTMAREs 》
關於部落格
鏡頭下的真實 與 文字異想
架空一個世界 夢裡相見
  • 49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深底下 續末章 後來

一個晴朗的日子。 輕盈的陽光徐徐穿透清晨。 莫伊早就醒了,卻仍貪戀床,他躺在床上,享受這舒服的光線。 床邊有一扇窗,莫伊喜歡每天一睜開眼就能看見天空。 窗外,每朵雲似乎都在笑。 莫伊也跟著揚起笑容。 幾分鐘後,莫伊出門了,又過了不久,他提著兩袋早餐回來,卻沒進家門,按下隔壁的電鈴。 叮咚。 裡頭傳出一陣碰撞聲,然後是咒罵聲,聲音慢慢靠近,緊接著門被打開了。 樊詡軒揉著肩膀,一臉吃痛的表情,眼睛還沒清醒,頭髮翹成一堆雜草,左腳的拖鞋卡在地毯,來不及穿。 「……呀呀…痛死了…」樊詡軒先哀嚎一下,才問門前的人:「幹麻?現在幾點了?」 「快十點了,你的早餐。」莫伊把一袋早餐遞到他面前。 上禮拜,兩人用麻將賭一個星期的早餐,和他們同桌的還有傑拉裴斯和子粹,不過這兩人聰明地沒加入賭局。 結果莫伊輸了樊詡軒七天的早餐,送完了今天,還有四天。 樊詡軒看到莫伊手上還有另一份早餐,猜到他也還沒吃。 「進來一起吃吧。」 「嗯。」 兩人擠在堆滿雜物的客廳吃早餐,好不容易才清出個位子來。 雜物從牆上櫥櫃堆到牆角,蔓延至通道,佔據沙發、餐桌、茶几,然後在不知不 覺中擴散到腳邊。 整間屋子媲美倉庫。 這些雜物都是樊詡軒手癢買來的,不過他打算在下個季拍會清一些掉,然後再去買新玩意兒。 「你晚上有事嗎?」莫伊突然問他。 「……唔,沒有。」 「那跟我一起去酒吧。」 「你是說傑拉裴斯上班的那家?」 「不然還有哪家啊?」 「好,跟你去。」 晚上,在莫伊的帶路下,樊詡軒第一次踏進展逸風的酒吧。 今天是星期二,生意較冷清的日子。 展逸風在吧檯後面忙著,卻不是忙著招呼客人,他旁邊還站了一個人,傑拉裴斯。 兩人似乎在聊天,一時沒注意到剛進來的莫伊和樊詡軒。 「逸哥。」莫伊首先打招呼。 聞聲,展逸風轉過頭。 他的長髮隨意束起來,幾屢髮絲垂在兩頰,看上去有幾分雅痞。 「小莫。」展逸風浮出微笑:「來喝一杯的?」 雖然說的是問句,展逸風雙手卻已經開始動作。 「嘿,是兩杯。」莫伊糾正他,順便介紹身旁的人。 展逸風這才打量起莫伊身邊的人。 沒想到傑拉裴斯比他先開口。 「他是愛搞自閉的火星人!」 「喂,你就不能好好介紹我嗎?」樊詡軒不是很滿意讓傑拉裴斯的介紹。 「我有啊,這是你上次說的自我介紹欸!」 「哪有?」樊詡軒皺眉。 「真的啦,不然你問莫伊。」 突然被點名的莫伊嚇了一跳。 你們的事怎麼拖我下水? 「就算是我說的,那也只是隨便說的,你幹麻當真?」 「我又不是當真,是剛˙好˙記˙得!」傑拉裴斯一臉正經,眼神卻充滿惡作劇。 展逸風看兩人沒完沒了的瞎扯,乾脆問莫伊比較快。 「他到底是…」 莫伊莞爾,這情況他也見過。 「樊詡軒。叫他小樊就好了。」 自從上次因為幫莫伊送東西,來過一次酒吧後,傑拉裴斯便愛上這裡,也愛上調酒師。 他被展逸風的調酒技術深深迷住,夢想自己也能有那麼帥氣的一面,於是在季拍會結束後,他死纏爛打地求展逸風收自己當徒弟。 展逸風當然不肯。 他一個人經營酒吧好好的,沒事收個徒弟幹麻? 傑拉裴斯不死心,找來莫伊當說客,總算是讓展逸風勉為其難地點頭。 然後,傑拉裴斯開始在這裡學習,並兼職服務生。 傑拉裴斯、莫伊和樊詡軒坐在吧檯前,隨便閒聊。 展逸風沒客人招呼,也坐在一旁抽菸邊翻著雜誌。 閒聊中,三人相互交換許多消息,有近來的生活,有附近的八卦,當然也提到之前的工作夥伴。 白泠泱離開望袺後,回去繼續攻讀學位,什麼學位樊詡軒也說不清楚,不過憑她的能力一定能順利拿到。 拓拔子粹也回到中國,幫忙家裡小吃生意。聽說她越來越漂亮了,光她的美貌就吸引了不少客人,加上賣的東西真的好吃,不但讓生意蒸蒸日上,也多了幾位老饕顧客。 「我倒希望她那吐槽能力沒跟著進步才好。」樊詡軒說。 凱和陶托在來飛稜鎮之前,就是朋友,常常結伴到處遊玩。工作結束後,他們應該也是回到當初的生活,也許現在他們正在飛機上或船上也說不定。 「原來啊,我還奇怪凱那台野狼怎麼老是載陶哥。」莫伊一臉恍然大悟。 「原來他們是朋友!」樊詡軒也一臉原來如此的表情。 「哼哼,我還收到他們寄來的明信片。」傑拉裴斯炫寶似地拿出明信片在兩人眼前晃晃。 「哦──」樊詡軒和莫伊兩人同時叫道。 「原來你也有收到啊,我還以為只有我呢!」樊詡軒也拿出一張明信片。 「看來他們是給大家都寄了!」莫伊笑笑,也跟著拿出明信片。 「看來是這樣呢。」 愉快的笑聲沿著燈光滲出外面,在巷子裡發出細細的回聲。 黑幕白月。 陷入沉睡的桓堵鎮還亮著一盞燈,等待黎明。 未來,還有數不清的黎明。 後來,還有好多好多個開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