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IGHTMAREs 》

關於部落格
鏡頭下的真實 與 文字異想
架空一個世界 夢裡相見
  • 499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鐘藏妖 第八篇

接下來的事,看在大塚眼裡簡直是神蹟發生在他面前一樣。
海斗身上的墨色從下肢退回到上身,脖子上的墨色也往下退,漸漸露出原本的膚色。
幾 乎要看不見的上半身也慢慢回復原狀,肉色一點一點的加深。
一條黑影突然從海斗的胸前竄過,大塚定睛一看,發現是從他的右手臂竄出來的。
手 臂已經恢復,原本的墨色聚成一條黑蛇,從皮膚底下滑到左手臂,大塚視線跟著轉到左手,看到的那瞬間,大塚忍不住大大地倒抽一口氣。
這是什麼?
竟 然有這麼多條黑蛇,似乎就只是在皮下流動,全都聚到這條手臂上,像是…像是河流的出海口一樣,隱隱可見墨色閃動著光澤。
這群黑色的蟲似乎是迫不及 待地衝出去。
與海斗的手相碰的是白盤子,現在已經不是白色了。那些黑色的蟲慢慢進到盤子裡,漸漸染黑了它。
看到這一幕,大塚明白澤村的方 法了,但他沒有再繼續看下去,反而將視線移開了左手。
沒有人願意盯著令人發毛的畫面一直看下去。

即使在偏涼的晚風吹拂之下,大塚 還是汗流浹背。澤村也是。
當然最痛苦的還是海斗。
這次情況要比上次敷藥泥的時候更加辛苦。
幸好海斗體內的蟲很快地被趕出去。
確 定最後一絲墨色離開海斗的身體後,澤村移開已經變色的盤子,然後仔細地將海斗用被子裹好,要大塚顧著他,自己則是慢慢地收拾東西。
拿回之前放在地 上的與大塚手裡的兩根白菸,澤村移到盤子上方抖了幾下,然後伸出左手在煙絲中似乎抓了一些東西,才熄了菸頭。
攤開卷宗,澤村把左手的東西黏回空白 處,卷宗上立刻出現墨水字。收起卷宗,澤村將那塊盤子用木箱裝了起來。
「結束了,走吧。」
澤村拿起手電筒,大塚背起沉睡的海斗,跟在澤村 後面,慢慢走出公園。



開車回到坂本家後,坂本惠子看到兒子平安無事,一時激動痛哭。
只好由女兒送兩位客人。
「非 常…感謝…」坂本明紀抹抹眼角,向澤村與大塚深深地鞠了一鞠躬。
澤村安撫地摸摸她的頭:「沒事就好,那麼我們就不再打擾了。」
「等等…」 明紀抬頭,急急說道:「我們沒有給你任何酬勞,也許…也許…」
澤村打斷了她的話:「不用了,我已經收到酬勞了。」
「咦?」明紀一臉疑惑: 「可是…」
「我們告辭了,請好好照顧你弟弟。」大塚揮揮手,轉身跟上走遠的澤村。
一陣涼風吹過,樹冠颯颯搖擺起來,間或落下過冬的枯葉。
坂 本明紀搓搓手臂,目送兩人直到車子離開。
「唉呀,要下雨了嗎?」
八町堀的空氣潮濕起來,身旁的風似乎有些凝重,帶著濃濃的水氣經過。
坂 本明紀最後再看了巷口一眼,關上門,轉身進去了。



大塚開著車子回到他熟悉的街道,轉頭看了旁邊半瞇著眼睛的澤村,說 道:「先去吃點東西吧,然後再回去好好休息。」
大概是太累了,過了一下子,澤村才有了反應。
「都好。」他咕噥地說。
「你打算把那 個黑盤子拿去幹嘛?」大塚忍不住好奇的問。
澤村低聲呵呵笑著:「這個…總是有人會收藏呀…」
大塚這時才明白了為什麼澤村說已經收到報酬。 「你真是一點都不吃虧呢。」
「我可是真的累壞了。」
澤村閉上眼,打算在吃飯前小睡片刻。

車外漸漸飄起細雨,擋風玻璃出現 一滴一滴的水珠。大塚按下雨刷桿,慢慢地行駛。
細雨落著。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