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IGHTMAREs 》

關於部落格
鏡頭下的真實 與 文字異想
架空一個世界 夢裡相見
  • 499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鐘藏妖 第七篇

兩人開著車,以非常迅速地動作來到坂本家。
天色已晚,附近的住家都亮起燈光,並且傳來陣陣飯香,襯著有些寒意的夜晚,那些燈光似乎暖和起來,連路 燈也透著一絲絲溫馨。
大塚與澤村下了車才發現時間接近晚餐的時刻,儘管如此拜訪有些打擾了坂本一家人,但澤村還是按下電鈴。
不多久,坂本 明紀就出來開門了。
明紀背後的玄關燈亮著,背光的她讓澤村看不清楚她的臉,但他看到明紀的腳步很快。
玄關的燈光遠遠地照亮來客的臉,坂本 明紀認出了是前天來幫弟弟看病的醫生,她幾乎是衝到門前,欣喜的呼道:「澤村醫生!」
「晚安,打擾你們晚餐了。」澤村說。
「兩位晚安。你 們來得正是時候,快請進!」
坂本明紀急急地將大塚與澤村帶進屋內。
三人經過走廊時,大塚特意往飯廳看了一眼,想跟坂本一家人打聲招呼,卻 沒想到那裡是一張空蕩蕩的餐桌,連個飯菜也沒有。
「你們…已經吃完晚餐了?」大塚問走在前方的明紀。
「嗯,今天比較早一點吃飯。」
「那 你母親呢?」
「這兩天母親都一直待在弟弟那邊……」
「海斗他的情況還好嗎?」大塚說。
坂本明紀連連搖頭,只是加快腳步,跟在她後 面的兩人也察覺到不太對勁,連忙跟了上去。
三人急匆匆地踏進海斗的房間,甚至來不及敲門。
房間內雜物滿地,坂本惠子跪坐在地舖上,雙眼發 直地看著她的兒子。
她已經被發生在海斗身上的詭異現象驚嚇到面無表情,她不曉得該驚慌,或是應該崩潰。
手中那張藥包紙已經被揉得支離破 碎。
「媽!」坂本明紀衝上前,緊緊抱住母親。「媽,你看,澤村醫生來了!」
坂本惠子忽然顫抖了一下。
「弟弟有救了!」坂本明紀激 動地說,眼淚禁不住流出來。
坂本惠子終於回過神,她轉過頭,空洞的雙眼焦距到澤村時,突然掙開明紀,向他撲去。
這時候大塚閃身到澤村前 面,接住快要跪倒在他們面前的坂本太太。
大塚一面扶起坂本惠子,一面對澤村說:「快去看看海斗。」
即使被攔著,坂本惠子還是拚命揮動雙臂 想要拉住澤村,現在的她,根本沒意識到大塚與女兒的存在。
「澤村醫生,醫生,拜託……拜託你救救海斗……醫生…」
澤村在床邊停住。
他 知道海斗的情況不太好,但沒料到會糟成這副樣子。
脖子已經深如墨色,上半身乃至於手臂幾乎是全透明的狀態,澤村不用往下看也能料到是什麼情況,雙 腿必然也被侵蝕了。
唯一能夠辨認海斗的僅剩一張臉。
「馬上去公園的小神祠!」澤村臉色一變。
澤村連人帶被子一併抱起,大塚則是率 先衝到外面發動車子。
兩人迅速帶著海斗離開。



穿越在黑暗中顯得巨大而陰森的樹林,澤村抱著海斗衝上石階,來到 小神祠的平台。大塚則是背著澤村的背包,慢了幾步抵達。
「大塚。」
大塚立刻將背包交給澤村,一面看著被放在地上的海斗。他也為了海斗心急 如焚,更多是心驚。
澤村把背包一倒,抖出全部的東西,他拿起手電筒開了燈,交給大塚拿著。
在這種小公園的後山裡,晚上通常是一片陰暗,澤 村帶著手電筒,想必是有意要把海斗帶來這裡,不過大塚完全不知道澤村接下來要怎麼做。
手電筒的燈光落在一地的散物上,澤村眼明手快地進行工作。
他 拿出一個潔白的盤子放在海斗手邊,然後攤開卷宗,左手在上面拈起一段墨水字,把那段墨水丟進白盤子裡,大塚看了一眼盤子,發現它仍是光潔乾淨。
澤 村又從卷宗拈起一段更長的墨水字,用點燃的白菸熏了熏,接著把白菸放在海斗的雙腳旁。
「這個給你。」澤村遞了一支白菸過去,大塚滿臉疑惑地接下。
「拿 在手上就好。」澤村吩咐著:「等下絕對不可以出聲,一旦發出聲音,這些蟲子就會轉到身上。」澤村看了海斗一眼,又看向大塚。
「我知道了。」
「現 在,你壓著他的手,我壓著他的腳。」
澤村移動盤子,確定碰到了海斗的手,與大塚交換了眼神。
禁聲。
澤村手指輕輕敲了盤子邊緣,回 嘯蟲開始騷動起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