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IGHTMAREs 》
關於部落格
鏡頭下的真實 與 文字異想
架空一個世界 夢裡相見
  • 499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鐘藏妖 第六篇

澤村與大塚兩人又開著車子回到小公園。

在這之前他們先在附近找了一間拉麵店填飽肚子,稍做休息,也讓澤村把思緒沉澱一下。
「你覺 得那個傳說怎樣?」澤村突然發問。
坐在他對面的大塚愣了愣:「怎樣?你是說跟坂本有什麼關聯嗎?」
澤村點點頭。
大塚皺起眉,想了 一下,說:「說關聯的話,最明顯的就是『手癢難耐』這個吧?」
「嗯。」
「再來,就是『黑色』。」
「嗯。」
「黑色的鍾,黑 色的石頭,坂本黑色的皮膚。」大塚夾起麵條吹了兩口,然後希哩呼嚕地吃掉。
「難道這個黑色是傳染源?」大塚說。
「依目前的情況來說,似乎 是。」
「那你現在只需要去查清楚那個黑色的是什麼蟲,就可以解決問題了,不是嗎?」
「希望一切順利。」澤村保留地說。

現 在,兩人又在小祠四周仔細地勘查一遍,希望能找到浜也提到的石頭。但找了一圈,都沒發現黑色石頭。
「現在你怎麼辦?」大塚問澤村。
澤村沉 默了一下,說:「我再找最後一次,你先去把車子開過來,我隨後到。」
「好吧。」大塚應了聲,轉身走下石階。
澤村面對空地的小祠,伸出左手 遮覆雙眼,讓視界進入另一面。
「蟲」的世界瞬間展現。
他所站的地方曾經是神祠,頗有靈氣,蟲也相當多。
棲息在樹林中的蟲。
活 在陽光下的蟲。
枯葉下的蟲。
石頭裡的蟲。
泥土中的蟲。
澤村右手指夾著剛點燃的白菸,用煙絲一一捕獲他所看見黑色的蟲,然 後把蟲收進卷宗裡,化成墨水。
澤村大約地收了一些蟲,然後把卷宗收回背包裡,轉身走出公園,大塚的車子已經停在出入口等著了。
「搞定 了?」大塚問。
「暫時是,回去吧。」
澤村閉上眼睛,不再說話。



坂本惠子從睡夢中醒來,又或者,她是一 直醒著的。總之,當她疲憊地睜開眼睛後,就再沒睡意。
她在海斗的房間裡打了地舖,一套簡單的床被舖在海斗的床邊。
坂本惠子起身,看看一旁 的海斗。
海斗已經睡下,但臉上的表情透露出他的痛苦。
不久前,坂本海斗又開始喊痛,四肢發瘋似的亂踢,坂本惠子趕緊拿出澤村給的藥包,和 了水讓海斗喝下,海斗才漸漸平息。
坂本惠子又安撫了兒子一陣子,才讓他入睡。
看著海斗的睡臉,坂本惠子忍不住伸手輕撫兒子的額頭,她許久 未展的眉間壓積了許多疼惜與焦慮。
手中捏著的藥包紙已經是最後一張,坂本惠子不禁擔憂起來,如果海斗再度發作,身為母親的她該如何是好?
無 論如何,她的心痛只會加劇。
她的身體已經過份勞累,皮膚乾燥,雙唇無色,如果不是為了兒子的這份意志,恐怕是撐不到現在。
樓下的掛鐘響起 六個報時聲,坂本惠子細瘦的脖子轉動,看向床頭的鬧鐘,已經是下午六點。
她多久沒好好地煮一頓飯了?
冬季將來,白晝漸短,這個時刻的天色 已經暗下,遠在山那邊的日落餘紅被水泥大樓層層掩蓋掉。
坂本惠子佈滿紅絲的雙眼看向窗外,外面的水泥大樓只是冰冷冷地站在那裏。
淋著冰冷 冷的雨。



客房的門再次開啟時,時鐘的時針又前進了八格。
這時候的太陽幾乎要沒入城鎮後方的群山之中。
剛 下過雨的午後一片清涼,從窗戶吹進了有些青草味的空氣。
清新地沁入脾肺,令人精神抖擻起來。
大塚聞到了這股空氣,離開坐了許久的沙發,面 向落地窗外。
天空的雨雲還沒完全散開,天色正在交替顏色,灰灰的色彩中還有一點橘光閃耀著。
大塚順手拿起茶几上的遙控器,關掉電視。
室 內恢復安靜。
他忍不住看向沙發後面的那扇門,澤村借住的那個房間。
早上的時候他只出來了十五分鐘,吃完早餐後又進去房間關上門。
不 曉得他的工作如何了?
看看時間,已經下午四點多。
大塚決定去看看。
大塚在門前猶豫了一陣,還是敲了門,而門立刻被打開了。
大 塚看看開門的人,一副幾乎要倒下的樣子。
「澤村?」
門內的人用力地抹抹臉。
「啊。」澤村應了一聲,然後問:「什麼事?」
「你…… 還好吧?」比起工作,大塚開始擔心起澤村的身體。
「我?已經完成了。」澤村完全誤會大塚的問句了。
「完成了?」
「嗯。讓我吃點東 西,我們馬上去坂本那邊。」澤村轉轉脖子,往廚房走去。
大塚眼神認真地盯著澤村看,似乎不敢確定澤村的話。
他認為澤村現在第一件要做的事 情,應該是好好休息。
澤村嘴巴吃著餅乾,一手拿著飲料罐,他轉過身,看著大塚。
澤村把食物吞下肚。
「沒時間休息了,要立刻出 發。」澤村非常確定地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