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IGHTMAREs 》
關於部落格
鏡頭下的真實 與 文字異想
架空一個世界 夢裡相見
  • 499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鐘藏妖 第三篇

澤村拿起他的大背包,從裡面拿出一些老舊的小木盒。他朝大塚使了個眼色,大塚接到訊息,知道澤村要開始處理,於是向坂本母女說:「請兩位先離開一下,讓澤 村醫生專心處理海斗的手。」
坂本惠子不捨地摸摸海斗的額頭,說:「忍耐些,努力一下,媽媽在外面等你。」
海斗點點頭,然後有些膽怯地看向 澤村。澤村對他溫柔的微笑:「沒問題的。」
兩位女人都退出房間後,澤村突然叫住也要退出去的大塚:「大塚。」
大塚有些疑惑地停住腳,不知 道澤村叫住他要做什麼。
澤村對他招招手,要他過去。
「把門關上。」
於是大塚又坐回澤村旁邊。
「怎麼了?」大塚問。
「你 是不是該把事情都說個清楚了?」澤村說。
「唔,也對。我想想……」
大塚換了坐姿,雙手在背後撐住地面,曲起一隻腿,頭微微往上仰,思考著 該從哪裡開始說起。
「……大概要從上星期三開始說起吧。」大塚回憶著。
「上星期三,我接到老家打來的電話,是我媽打來的,她突然問我有沒 有認識的醫生。我說,沒有啊,妳怎麼這麼問?她說了,她朋友的兒子得了怪病,去了幾家醫院,都說那兒子身體沒什麼問題。我問她,既然沒問題的話,那還找醫 生幹嘛?」
「我媽唉了一聲,說那兒子的病症越來越奇怪,她朋友都不敢帶去醫院給醫生看,只好在家裡自己看著,但是一個人又沒辦法應付這詭異的病, 所以才四處找醫生。」
「我一聽到這種一般醫生無法應付的病症時,第一個就想到你。」
澤村停下手中的工作,看了大塚一眼。
「哦?然 後呢?」
「原本是想直接把你介紹給她,但是又想到萬一不是你的工作領域,那就為難你了,所以我跟她說,我先過去看看情況,再幫她找適合的醫生。」
「所 以,你就過來看了。」
「嗯,我是上星期五過來的。」
「那時候你就確定是我的工作領域了吧?」
大塚點點頭。
「我那時看到這 孩子詭異的黑色皮膚後,就確定要讓你過來一趟了。」
「嗯。可惜這孩子的病拖了有些時間,治療過程會比較痛。你知道這是什麼時候開始的嗎?」
「那 時候我問坂本太太,她說她已經照顧海斗半個多月了,不過那是病症比較明顯的時候才開始照顧,若是真正追究起來,應該是上個月的連假開始。」
「上個 月的連假?那到今天為止也有五個星期之多了。」
大塚點點頭,又說:「一開始的症狀並不明顯,但是後來卻惡化得越來越快。」他指著海斗的肩膀,說: 「從手臂到這裡,差不多五天。」手指頭移到肚子,「到這裡,只花了兩天。」
澤村低頭忙著,一邊聽大塚講述,一邊專心地從卷宗裡挑出幾隻蟲。
大 塚只見澤村的左手在那些密密麻麻的墨字上拈了一段起來,然後就看不見那些墨水了。
墨字離開卷宗之後,會還回原樣,大塚自然看不見那些原始生命。
「你 知道他在連假的時候發生了什麼事嗎?」
「這個…好像是只跟朋友出去玩,回來之後就生病了,沒再出過門。」
「……」澤村沒搭話,似乎在思考 一些事情。
澤村的雙手在那些裝著草藥的小木盒上方來來回回,大塚也看不懂,靜靜地等他弄好。
「好了,幫我壓著他。」澤村拿著一碗剛攪拌好 的藥泥,站到海斗的床邊。
「你要幹嘛?」大塚也跟著站起來。
「我要塗藥。」
澤村看向海斗,對他說:「這藥塗下去會很不舒服,這手 帕讓你咬著,忍著點,我會讓你好起來。」
澤村把手帕拿給大塚,大塚接過去,仔細地塞住海斗的嘴巴。
「我要怎麼做?」大塚轉頭問。
「不 要讓他亂動就好了。」
大塚又轉頭看看床上的人,實在不曉得該怎麼做,最後他坐到床上,壓住海斗的兩條手臂。
大塚一臉緊張地看著澤村手上的 那碗藥汁,彷彿隨時會爆炸的樣子。
躺在床上的海斗此刻也像解剖台上的實驗體一樣恐懼。
澤村看他們的表情就好笑。
「別緊張,一下子 就好了。」
大塚與海斗相看一眼,不知道該聽澤村的上句話還是這句話。
澤村先把缚住雙手的皮帶和紗布拿掉,然後右手抓了一把的藥泥,往海斗 的肚子上抹下去。
當澤村把藥塗上海斗身上時,大塚在那一瞬間發誓,澤村就像所有的醫生一樣,擅長用糖衣包裹著痛苦送給病患。
「啊啊!!」 海斗慘叫一聲,瞬間弓起身體。
「壓好他!」澤村喊道。
大塚這時回過神,奮力壓住海斗。
「啊!」海斗痛苦得白了臉,身體不斷扭動, 沒一下子,就掙扎得渾身是汗。
澤村迅速把藥泥抹勻,完整蓋住發黑的皮膚。
海斗掙扎得相當厲害,連大塚這身材壯碩的男子也得費一番力氣才能 壓住。
大塚滿頭大汗地看向澤村。
「剩下手掌了。」澤村說。
海斗的手掌已經失去外貌,澤村只能以他的左手摸索海斗那雙被吃掉的手 掌,不時彎彎指頭,感覺那渾沌的流體,然後用右手一面覆藥上去。
大塚看著那塗滿藥泥後,明顯不成形的手掌,不禁一陣心驚。
完全不是五指分 明的手,比較像是一團表面凹凸的泥巴。
「那個,他的手掌……」大塚遲疑地問。現在他得使盡力氣才勉強制住幾乎發狂的海斗,儘管兩人身材完全不一 樣,海斗細瘦的手臂讓大塚擔心會不小心把他折斷,但是藥泥帶來的強烈劇痛讓海斗發揮了超乎想像的力氣,他狂亂地揮舞四肢,臉部扭曲變形。
「嘎!啊 啊!」海斗痛苦地喊叫。
澤村似乎不受影響,雙手仍準確地工作,一面回答大塚:「太慢治療了,手掌幾乎要被吃完了。」
「什麼…吃?」大塚完 全跟不上澤村的話題。
「我是說,蟲,蟲在他身體裡,會慢慢地吃掉宿主。」
「……哦…,那…」大塚聽懂了,然後他看看渾身藥泥的海斗,不太 確定地問:「海斗他這樣子就沒問題了嗎?」
澤村搖搖頭,說:「目前只能先暫緩。」他放下碗,拿出新的紗布再次纏上海抖的雙手,然後用皮帶固定住。
「先 這樣吧。」
海斗筋疲力竭地癱軟四肢,任澤村處理善後。他現在全身纏繞白布條,而且動彈不得,從他緊皺的臉可以看出他還在隱忍著敷藥的痛苦,不吭不 哼,也無法說話。
海斗相當堅強。
澤村將一地的材料與工具收拾乾淨,與大塚一起退出房間。
兩人走到樓下的客廳,就看見坂本太太呆坐 在沙發上,兩隻手在大腿上隨便繳在一起,一雙眼睛不知道看到哪裡去了,表情呆滯。
反倒是坐在旁邊的坂本明紀很快地反應過來。
「啊,澤村醫 生,大塚先生。」
聽到聲音,坂本惠子總算回過神,轉頭看向正走進客廳的兩位男子。
「啊…」坂本惠子站起來,迎上兩位,先看了澤村,然後又 看向他旁邊的大塚,大塚給了她一個安心的微笑後,坂本惠子才又把視線放回澤村身上。
「海斗他…沒事吧?」坂本惠子憂慮地問。臉上的皺紋因為皺眉而 更加明顯。
「沒事了。」澤村露出溫和的微笑,安撫眼前擔憂的母親。
坂本惠子總算是稍解眉頭,她軟軟地倒回沙發,直說:「沒事了,海斗沒事 了。」眼睛蓄滿欣慰的淚水。
澤村與大塚找了沙發空位坐下,坂本明紀倒了茶水招待兩位客人。
大塚謝過,拿起杯子就喝。他實在渴得厲害,剛剛 為了壓住一個抓狂的病人,他已經流了一身汗。
毫不客氣地喝完三杯水後,大塚才說了話:「海斗剛剛敷上藥泥,情況暫時不會再惡化。」
坂本母 女聽到這句話,馬上看向澤村。
「這是什麼意思?」
「因為我還不知道病因,只能就目前他的病況緩和一陣而已。」
「澤村醫生也不知道 病因嗎?」坂本明紀著急又略微失望地問。
「這個…我還是第一次碰到,需要調查一下才能瞭解原因。」
「所以,澤村醫生需要你們的協助,讓他 更快找出病因啊。」大塚說。
「我們能幫上什麼忙?」
「我聽大塚說了,海斗是上個月的連假開始生病。」澤村說。
坂本惠子點點頭。
「他 那時候有去過哪些地方嗎?」
「沒有,他哪裡也沒去。連假剛開始,他就開始不舒服,之後越來越嚴重,我只忙著帶他到處看病。」
顯然坂本海斗 感染的事情是發生在放假之前。
澤村推測海斗在連假的前幾天應該到過什麼地方,才惹上了目前還不知名的蟲。
「那麼,知道海斗在放假前還去了 哪裡嗎?」
坂本惠子想了想,然後她搖搖頭。
坂本明紀也想不出來弟弟會去哪裡。
坂本一家人才剛搬過來,還不是很熟悉這裡的環境。
「也 許海斗的同學知道,男孩子總是喜歡放學後去哪裡晃一下才回家。」最後明紀提了一個好意見。
於是大塚問了那些同學的住址之後,就離開坂本家,驅車前 往小野坂的住家。

小野坂住的地方並不遠,隔了幾條大馬路,車子漸漸駛入市區。
大塚在社區裡彎了幾彎,馬上就找到小野坂的房子。
兩 人下車,按了門鈴,出來開門的是個小男孩。
他手搭在門上的開關,正要按下去時,看到大塚後就停住了。
他看看大塚,又看看澤村,決定跟長相 清秀的澤村講話。
「請問你要找誰?」
大塚敢肯定,這小鬼只看著澤村,連一絲眼神也沒看向自己。
「你好,我是澤村,我們要找小野坂 總二郎。」
「你要找我哥哥?」
「他在家嗎?」澤村問。
「……嗯。」小孩點點頭。
家教良好的他知道應該請客人進來,不能讓 他們站在外面,但是他又很怕大塚那副兇神惡煞的表情跟身材,所以只能抱歉地跟澤村說:「我去叫哥哥。」讓客人在外面等著。
小孩一離開,大塚就不滿 地嘟嚷起來。
「這小鬼當我是空氣嗎?」
「你就稍微露點微笑,不就沒事了?」澤村不自禁地浮出淺笑。
「哦,看到那態度,你要我微 笑?我……」
大塚沒再說下去,因為小野坂總二郎已經走出來了。
「…你們找我?」小野坂看著門口的兩位陌生人問道。
「是。事實上我 們剛從坂本海斗那邊過來,想請教你一些事情。」
「坂本?你們是…」
「我是澤村,這位是我的朋友。」澤村滿臉溫和的微笑,很容易讓人卸下心 防,「我們受託,早上去為坂本診療。」
「你們去看海斗了?」
澤村點點頭。
「他還好吧?」
「不是很好。」澤村老實地說, 「所以我們來找你,希望能找到一些病情的相關訊息,好讓他快點好轉。」
小野坂點著頭表示贊同,但又疑惑起來:「你說相關訊息是……?」
「你 還記得上個月的連假之前,坂本有去過哪裡嗎?」
小野坂轉轉眼珠,想了一下,說道:「這麼說來,放假前我們去了公園。」
澤村與大塚對看一 眼。大塚搖搖頭,表示他不知道公園。
「去了公園?」
小野坂點點頭。
「那,你們有發生什麼事情嗎?」
「沒發生什麼事情啊, 我們只是去公園晃晃,坂本剛搬來這裡,我們就帶他到處走走認識環境而已。」
大塚這時看向澤村,問道:「你要去看看嗎?」
「嗯。」
澤 村向小野坂問明公園地點後,兩人便告辭小野坂,開車前往公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