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NIGHTMAREs 》
關於部落格
鏡頭下的真實 與 文字異想
架空一個世界 夢裡相見
  • 49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螢光水井 第五篇




那是昨天的事。
村子的後面有一座小丘。
平日,小丘之下是村民聊天乘涼的地方。那裡有近百年的大樹,枝葉茂密,小孩子經常攀爬。
小丘之上,有間寺廟,因為年代頗久,顯得老舊,但透著濃濃的古意。
現在這間寺廟被鮮黃的封鎖線圍住,旁邊放著一塊牌子:「施工危險」。
巨大且未經處理的木材堆置一旁,還有水泥塊以及金屬材料。
澤村爬上小丘後,看到的就是這副景象。
「哦…寺廟整修嗎?」
澤村跨進封鎖線之內,踏上階梯,這時他看到了已經被拆毀的寺廟兩側。
「好像不是整修…」澤村繼續猜測著。那毀損的樣子似乎更暴力一些。
走進寺內,光線少了許多,澤村四處看看,發現這裡祭祀的是山神。
供桌積滿灰塵,深淺不一,大約是自從施工之後,就沒有人來祭祀過。
他又繞到寺的後方。
那裡是明亮的後院,看得出來原本應該是詩意且寧靜的院子,有柔軟的草地,成蔭的大樹。
現在,院子中間被挖了一個大洞,洞裡放著一台機器,和幾條口徑相當大的水管。
那是抽水機,附近一片汙泥,髒亂不堪。
抽水機的馬達兀自隆隆運轉,卻抽不出一滴水來。
「這裡嗎?」澤村的左手再度覆上左眼,蟲的世界出現。




當晚,每戶人家已熄燈入睡,村裡靜謐無聲。
大槻家的大門門鎖「喀咑」小心翼翼地響起,一道人影出來。
正是澤村。
幾天之後就是滿月的月光從天而降,每個屋頂白得發亮,村裡的井口每個都泛著螢光,那是綠井蟲的螢光。
在黑夜的壟罩下,這村落其實挺美的。
澤村頗閒情逸致地欣賞著。
其實現在還相當早,手錶的冷光螢幕顯示時間不過八點剛過。
澤村來到小丘之上的寺內,走進後院。
那裡也被月光照得一片蒼白,汙泥似乎被淨化了。
抽水機的馬達在這夜晚響地如同春雷。
今晚來此地,是為了見山王。
而山王總是要等到月亮升空,才會睜開祂的雙眼。




白天時,澤村透過左手,在這裡看到了讓綠井蟲滯留此地的原因。
寺廟之下,是充滿綠井蟲的水流,和村裡的一樣,都是死水。
但是當澤村眼界漸開,他看到了更驚人的東西。
那不是水流,是一個靜止的漩渦,水波起伏的紋路被凍住,綠井蟲在水中死了大半。
這個漩渦,澤村稱它為「穴」。那是類似山的毛細孔的功能。
山王伏於地下,「穴」就是呼吸的通道,通過穴,山王得以吸收精氣,只要山王強壯,山就會越健康。
然而這個穴被一台抽水機堵住了,無法旋轉的穴漸漸壞死,連帶影響了四周的水。
於是水不流動了。
從海洋來的綠井蟲無法回歸海洋,開始侵占村民的井。
這座山好比長了一個瘤。
澤村來此地正是為了此事。
他有些煩惱地搔搔下巴。
既來之,則安之。
澤村蹲在抽水機旁,腳前放了一堆從盒子裡拿出來的乾草,靜靜地等了一會兒。
在月光下,乾草的葉尖起了變化,它正漸漸透明,消失。
自葉尖開始,往葉根侵蝕。
澤村舉起左手,再度看向蟲的世界。
那是非常美麗的景色。
月光下的葉子,散成一顆顆的小白點輕輕往上飄,往上,往上。
細看那些白點,是非常精緻的小金魚,牠們擺著尾鰭往上游。
隨著葉片消失,越來越多的金魚成群的往天空遊去。
往上,往上,往上。
金魚就這麼游進月亮裡。
一尾接著一尾,融化在月光下。
一條光絲從月亮垂了下來。
澤村從老家的古籍知道了這叫做「月光橋」。
用月光橋引來山王。
澤村是這麼打算的,而且也成功了。
一隻四腳野獸走進後院,毫不避諱地站在澤村正前方。
澤村也看到牠了。
那是一隻渾身赤紅的野獸,有一副精壯的體型,現正盯著獵物般地看著澤村。
那雙眼隱隱閃著琉璃七彩。
「你就是現在的山王嗎?」
山王伏於地下,神靈棲於樹梢。
那隻野獸只是山王的體。
澤村蹲下身,將左手貼向地面。
突然一股力量將他的左手往下拉。
一下子,手臂一半埋進土裡。
「哦…不太妙。」澤村單手摸了一根白菸,啣在嘴裡,然後掏出打火機燒起白菸。
山神的意識從左手傳進澤村的腦海裡。
沒有語言,沒有文字,神的意識就只是意識。
澤村感覺到猛烈的憤怒,和痛苦。
山神的意識影響了澤村的情緒。
手臂漸漸地往下沉。
山神似乎打算把他拉下去。
澤村趕緊將白菸塞進土裡。
突然,左手感應般地抖了抖,澤村知道那是左手與煙絲相連的瞬間,他迅速地抽出右手的白菸,藉由煙絲,費力地將左手也拔出來。
澤村滿頭大汗。
野獸不知何時離開,腳邊的用來搭月光橋的金魚草也消失了。
澤村知道了一件事。
因為人類冒犯了山王,山王要讓人類自食其惡果。
神不是永遠無害,祂會在必要時給予懲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