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IGHTMAREs 》

關於部落格
鏡頭下的真實 與 文字異想
架空一個世界 夢裡相見
  • 499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螢光水井 第四篇




山中,天亮得早,一群一群的鳥已經啼鳴多時。
澤村早就醒了。
他拿起茶几上的玻璃罐子,裡面原本只有杯底薄薄一層的綠井蟲,現在幾乎要到一半的高度。
繁殖速度驚人。
村中那些井裡的綠井蟲,在水源的滋養下,只會繁殖得更加快速。澤村想。
若是這時下了大雨,綠井蟲就會散布整個村子。
突然,靈光一閃。
「對了,就是這個!」澤村幾乎跳起來。他立刻抓起煙盒,衝出大槻家。
造成關川淹大水的那場豪雨,也影響到這個村子。
那場雨,從海洋裡帶來大量的綠井蟲,降落到這地區。
關川的綠井蟲隨著洪水又流回海洋。
但這村子的綠井蟲卻沒有跟著地下水流回河川,牠們被困在井水裡。
澤村想到了能解釋這種情況的幾個原因,但他必須到井口去確認一些事情。


澤村站在井邊,探出半個身子從井口往下看。
身體正好擋住光線,裡面一片漆黑。
即使佈滿井的綠井蟲,也只能在月光下泛光。
澤村的左手覆上左眼。那瞬間,他腦海裡出現兩個世界。
透過左手,澤村的左眼看到的是「蟲」的世界,右眼看到的是現實世界。
井內,整片的綠井蟲正伸著長長的觸絲往石磚的縫隙鑽去。
觸絲往上探索著,因為底下的石磚已經沒有生存空間。
在井底之下,澤村看到了水流。
充滿綠井蟲的水流。
不,不只水流。澤村的眼界慢慢擴大,他看到了一大片的湖。
這個村子根本是建立在這片湖之上。
「這…怎麼回事…?」澤村被眼前的景象嚇地呆愣了好一陣子。
整片湖塞滿了綠井蟲。
與其說是綠井蟲繁殖驚人,不如說牠們被困在這裡來得更為貼切。
湖水是死的,井水也是死的。綠井蟲無法隨水流動,只能任由繁殖。
「……」澤村搔了搔下巴,若有所思。
看來他還得去一個地方。




兩天後,澤村又來到藥店。
「澤村先生!」老醫生剛好從櫃檯底下起身。
「陸升先生,早安。」
「早安,你是拿藥方過來吧?」老醫生盯著澤村手中的袋子。
自從老醫生親眼看過澤村的藥方療效之後,便有意收購,澤村也正有此意。
「正是。」
「太好了,太好了,這幾天一直有病人過來跟我拿藥,大概是從那位母親聽說了吧,但我實在沒辦法給他們。」老醫生滿臉笑容。
「被蟲染上的人變多了,是嗎?」
「是啊,不過還不嚴重。所以澤村先生能把藥方給我,真是救了這個村子。」
澤村向陸升先生說明配藥之後,向他打聽關於小丘的寺廟。
「那寺廟啊,因為太老舊了,前陣子就開始拆掉,打算蓋個新的。」老醫生說。
「原來如此。我以為只是整修一下呢。」
「就是啊。我也是覺得整修就行了,偏偏久田那傢伙堅持要重建,大夥兒只能順他的意。」
「久田?」
「就是全村最有錢的那個傢伙,房子蓋得比誰都漂亮,那寺廟原本就是他出錢,所以大家沒說話的餘地。」老醫生不以為然地說。
澤村理解地點點頭,兩人又喝了一旬茶,隨後告辭陸升先生。


久田的房子並不難找,確實如陸升先生所說,比起村中的其他房子,他的要華麗許多。
整齊的磁磚牆,華麗的屋瓦和小小的院子。
澤村在那厚實的大門敲敲,隨即就有一位下人前來開門。
「敝姓澤村,想與你家主人見個面。」澤村這麼說。
久田家的下人看這年輕人似乎沒有危險性,於是領著澤村穿越前庭,來到屋前。
「請在這裡稍作休息。」下人說完,隨即去通報。
澤村走進屋內,隨意地盤腿坐下。
不久,久田家的女主人走進來。
下人關上紙門。
「澤村先生。」女人,或者說是孕婦,禮貌地招呼。
澤村看那肚子,猜測大概六個月身孕了。
「請問是久田太太嗎?」
女人點點頭,接著有些困難地坐在澤村兩步前方。
「不好意思,我是前來請教一件事情,方便的話,可以麻煩你詳盡回答嗎?」
「可以。請問是什麼事情?」
「是有關小丘那間寺的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