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NIGHTMAREs 》
關於部落格
鏡頭下的真實 與 文字異想
架空一個世界 夢裡相見
  • 49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螢光水井 第二篇

隔天一早,久田與澤村一前一後地醒來。
拜海洞前的天空一片晴朗,遠方的船隻清晰可見。
久田蹲在洞前刷牙,一面欣賞風景。
他呸地吐掉口中的泡沫,灌一口水在嘴裡咕嚕嚕幾下,跟著呸掉。
「早安啊。」久田朝氣地向剛起來的澤村說。
澤村半睜著眼,似乎還沒清醒。他拿著杯子和毛巾,在久田旁邊也蹲了下來。
「早安。」
「天氣不錯,可以快點下山了。」久田把毛巾甩了甩,說:「那麼,我先出發了,我還想早點去買新鮮的魚呢。」
「久田先生。」澤村趕緊吐掉口中的泡沫,叫住正要離開的久田。
「嗯?」
「昨晚的鼓風草請記得一起帶下山。」
「知道了,小兄弟。」
久田很快地收拾完寢具,把登山背包背上,然後跟澤村道別。
澤村梳洗完畢,回到洞裡將收拾好東西後,把昨晚的白菸叼回嘴上,一手提著登山柺離開拜海洞。




山林的風很涼爽,草木雖然被大雨打得有些狼狽,但也相當翠綠。
澤村走在人徑上。
他嘴上的白菸和煙絲還連繫著,煙絲的另一端延伸到哪裡,他也不知道,但可以確定的是,那端一定黏在「蟲」身上。
這隻蟲喜歡往人群多的地方跑,以人聲為食,澤村管牠叫吞音蟲。
吞音蟲在都市相當好捕獲,用在登山的話,則很容易找到聚落。
伸出左手,澤村捏了捏煙絲。
煙絲堅固許多了,也就是說與「蟲」的距離很近了。
跟著煙絲走去,小徑漸寬成路,澤村把停在葉稍的蟲又貼回卷宗的空位,繼續前進沒多遠,眼前豁然開闊。
那裡正是一個大村落。


村人似乎是習慣了偶爾會突然出現的陌生人,有些比較熱情的,還會向他們招呼一些茶水。
澤村在村裡慢慢走著,看著沿路景色,感覺空氣中有一絲怪異。
挑了一家茶館走進去,老闆很熱情地招待這明顯是外地來的客人。
「客人從關川來的?這次大雨可下得慘囉!」老闆說。
「就是,那些淹水的家園整理起來可麻煩了。」
「電視、家具…什麼的,都得全買新的。」
其他客人聊成一團。
「連車子也可以丟了!」
男人們亂七八糟地笑著。
澤村只是默默地喝完茶,向老闆問清楚住宿的地方後,離開茶館。
沒有像關川裡那種旅館或者民宿,澤村只能借住在某戶人家。這戶原本是一個名叫大槻的男人住的,但聽說他上星期出門去,暫時還不會回家。
「你可以住上三天都沒問題。」大槻的鄰居說。
澤村點點頭,向他道謝。
澤村是收到老友來信,才連夜上了大鼓山。
預定是休息一晚,就要繼續前進,沒想到澤村在這裡又多耽擱了幾天。


傍晚。
澤村向鄰居打聽藥店後,就背著大槻家的一個空竹籃前往。
澤村習慣蒐集一些藥草,每回出門總會帶上幾個裝著藥草的木盒,以備萬一。
藥店裡傳來孩子的哭聲。
澤村探頭,走了進去。
「醫生,這到底怎麼回事?」孩子的母親摟著孩子,一臉擔憂。
「這…我也沒遇過這種病…」醫生,一個頭髮稀疏,瘦瘦的老頭,臉上掛著一副霧茫茫的眼鏡,困擾地說。
孩子抽抽噎噎。
「那至少把他的牙齒變回白色吧!」母親說。
「這…這……」醫生抓抓頭,眉頭皺得更深。
「醫生,求求你…」
牙齒…?
澤村好奇地靠過去,勉強看見那孩子的牙齒。
「牙齒,是綠色的嗎?」
母親轉頭,看向問話的男子。是個有點偏瘦的年輕男子。
醫生也看著這名陌生人。
「對,是綠色的。」母親說。她抱著一絲希望這名男子能夠治治孩子。
「能讓我看看嗎?」澤村問。
母親只猶豫了一下,便把孩子推到他眼前。
澤村捏開孩子的嘴巴,左手在牙齒上碰了一下。綠色的牙齒突然伸出許多細絲爬上澤村的食指。
澤村趕緊甩開手指,對母親說:「你等一下帶著孩子跟我回去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