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NIGHTMAREs 》
關於部落格
鏡頭下的真實 與 文字異想
架空一個世界 夢裡相見
  • 49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螢光水井 第一篇


 

今天之前,關川連下了兩天的大雨。
雨勢滂沱,不僅關川淹大水,盆地附近的山地也崩了幾處。
一百多年來不曾淹水的關川,應付地手忙腳亂。
洪水來得快,去得更快,關川的居民只來得及搬走一樓的重要家電,水就消去了。
電視台記者拚死站在土石崩落處、洪水湍流處,為電視台賣命。
在這不適合登山的日子,有人正窸窣地撥著野草,在小徑前進。
山上過於濕潤的土壤鋪滿細細的枯枝和腐葉。
鞋底的止滑縫塞滿泥土,腳下更滑了。
從這條小徑可以清楚地看到山腳下的盆地城市,風景相當美麗。
尤其是現在。雨後天空晴朗的夜晚,月光皎潔,星光繁點,美麗的城市也在一片漆黑中閃著各色的光點,或密或疏,道路與大樓清晰可辨。
澤村一手拿著登山柺,一手提著熄燈的手電筒,藉著月光,在幾乎被雜草遮掩掉的廢棄登山道,小心翼翼地往深處走去。
他背了一個行囊,穿著一件輕便雨衣。山上濕氣很重,氣溫也比較低,澤村必須穿著雨衣防潮保暖。
按下手錶的冷光顯示,現在時間還不到九點,他有充裕的時間抵達更前面的拜海洞。
 



拜海洞。
一個藏在巨石腳下,因為土地與巨石之間崩凹了一個大洞的空間,洞口面海,而因此得名。
洞穴不足一人高,卻很寬敞,讓三十人躺著睡覺綽綽有餘。
澤村遠遠就看見拜海洞閃著燈光。沒想到除了他,還有其他人在這種時候登山。
澤村卸下行囊,開始準備晚餐,此時,一個矮壯的男子提著水壺進了拜海洞。
那男子向澤村打招呼。
「晚安。」
「晚安。」澤村說。
「真沒想到今天還有人來呢。我是久田,你呢?」
「澤村。」
「山路很難走吧,畢竟是剛下過大雨。」
「嗯。雖然是剛下過大雨,不過只要小心一點就沒事了。」
「這樣啊。」久田就著水壺喝了一口水,又說:「我今天爬上來的那邊有點糟。」
久田指的是澤村明天的登山路線。
「山神似乎生氣了。」久田看向他白天爬上山的方向,而現在一片漆黑,說:「我繞了很久才到這裡。」
「那還真是糟糕呢。」澤村一邊煮麵,一邊和他聊著。
「希望明天能順利下山,我家老婆等著我買東西回去。」久田收拾完他晚餐的用具,然後鋪起睡袋。
「老婆嗎?」澤村有些好奇地問。
「她懷孕啦,胃口變得很奇怪,吵著要吃鰻魚飯,我說,山上哪來的魚,只好等大雨之後,下山買些魚回去做給她吃。」
「原來如此。」澤村的那鍋麵還沒滾水,於是他提著水壺到外面裝水,回來時,手上多了幾片長葉。他把其中一片長葉交給久田。
「睡覺時,把這葉子放在身邊,明天下山時就不會惹山神生氣了。」澤村說。
久田接過葉子,說:「這不是鼓風草嗎?」
鼓風草是山中最常見的草類,數量多到可以稱為雜草。
澤村點點頭。
「放在旁邊睡一覺就不會惹山神生氣,你怎麼知道的?」久田在山上住了快三十年,第一次聽說這種事。
「山神不會傷害自己山中的萬物,只要你把它放在身邊,山神就會把人類當成是自己的萬物,不會傷害你。」澤村解釋。
久田似乎接受了這個說法,半信半疑地把那片葉子放在睡袋旁邊。




拜海洞竄進陣陣山風,風裡混著港口那難聞的海騷味。
久田早已入睡許久,鼾聲斷斷續續。
澤村鋪好睡袋,卻沒有鑽進去睡覺,他把幾片鼓風草放在旁邊,盤腿坐在睡袋上,然後往行囊裡掏了掏,拿出一個掌大的鐵盒。鐵盒裡擺著整整齊齊的白菸。澤村拿起一支,叼在嘴邊開始吞雲吐霧。
沒有絲毫焦油味的白煙凝成一條絲,往洞口外面伸出去,山風刮來,也僅僅讓煙絲彎曲成一個大弧而已。
又從行囊裡拿出一捆卷宗,在腳前攤開。卷宗裡白底黑字,密密麻麻地。
澤村一手搔著下巴,一面把卷宗越拉越長,眼睛來來回回在白紙上看了幾遍,終於伸出左手往紙上的字摳了摳,把一段墨水字撕了起來。
澤村吸一口菸,把煙霧往墨字呼去,只見那墨字扭了扭,然後飛出拜海洞。
白煙絲不曉得延伸到哪裡了。澤村靜靜地坐著,直到嘴邊的白菸燃燒到只剩濾嘴,他把那截濾嘴捻熄,擺在鼓風草旁邊,鑽進睡袋裡睡覺。
煙絲還跟濾嘴連著,被山風晃得幾乎要攔腰折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