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IGHTMAREs 》

關於部落格
鏡頭下的真實 與 文字異想
架空一個世界 夢裡相見
  • 499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輕鷹開始 第五篇

右手握著滑鼠左右輕移,食指按了幾下。
「課真少…」麒文看著螢幕,新課表的課堂密度可稱得上「稀疏」。
也好,這樣也好。只要不跟他接觸,麒文就算整個禮拜滿堂也無所謂。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期中考,然後期末考,季節也悄悄換了主角。
這段時間內,麒文與石逸生還是與平時無異地互動,只是麒文拒絕石逸生的態度明顯了許多。
「喂,你是怎麼了?」石逸生不只一次的問他,麒文總是搖搖頭,淡淡地說:「沒事。」眼睛故意不看石逸生。
石逸生總覺得麒文有事瞞著自己,反而更常約麒文,想要套出麒文的心事,但每每回應的都是拒絕。
於是石逸生邀,麒文拒絕,再邀,再拒絕,兩人開始比起耐性馬拉松的比賽,誰撐得久,誰就能勝利。
麒文以為這場比賽要到畢業才能有個結果,沒想到意外地跟著上學期一起結束了。
事情發生在期末考結束那天。
 
 
期末考最後一天,麒文拖著異常疲倦的身體從學校走回租房,慢吞吞地打開門,然後遲緩地鎖上門,鞋子一踢,整個人就撲倒在床上昏睡過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麒文被自己的手機鈴聲吵醒,迷迷糊糊地從包包裡摸出手機拿到眼前,眼睛對焦了好久才看到接話鍵,按下。
「喂,阿文,要不要出來吃火鍋?」是石逸生打來的。
吃火鍋?現在幾點了?
麒文拿過鬧鐘,原來已經六點了。
「不…」剛睡醒的腦袋還是一團泥漿,但麒文反射性地拒絕,石逸生立刻打斷。
「你就過來吧,我順便拿筆記還你。」石逸生交代完的地點後馬上掛掉電話。
麒文拿著手機發愣了一下,慢慢回神後覺得睡一覺精神好多了。
「算了,去拿筆記就回來吧。」麒文穿上外套,拿了皮夾、手機跟鑰匙就出門。
外頭氣溫有些涼,但就是風大,麒文走到火鍋店門口時,頭疼得要命。
果然不要吹風比較好。麒文一邊想一邊在店裡找人。
「阿文,這邊。」
聽到聲音,麒文順著方向看過去,只見石逸生高揮著手臂,和…他旁邊一桌子的人。
被騙了!
那一整桌的人都看到自己了,這下子總不能拿了筆記就走吧?麒文只能硬著頭皮走過去,坐在石逸生旁邊,那是特意為他留的位子。
湯鍋上桌,整桌的人開始大快朵頤,一盤一盤的生食陸續上菜,然後被倒進鍋裡。石逸生與其他人談笑聲風,手上的筷子沒有停下,反而是麒文沒什麼在挾菜。
「趕快吃啊,這是吃到飽,多吃一點不要浪費啊。」石逸生注意到麒文的樣子有點怪。
「筆記還我吧,我想回去了。」麒文皺著眉頭,勉勉強強撐起重得跟鉛塊似的頭。頭好痛。
「喂…」石逸生本來要唸他幾句,在看到麒文臉色後,連忙問:「你沒事吧?」
「……唔…」麒文想搖頭,腦袋卻暈呼呼。
石逸生發現麒文進了開著暖氣的火鍋店,卻沒脫外套,想了一下,問:「冷嗎?」
麒文想回答他說「我要回去了」,但他只能壓著太陽穴說:「頭好痛。」
石逸生看麒文臉色越來越紅,急忙收拾東西,把兩人份的餐錢拿給朋友,說:「我先送他回去,你們慢慢吃吧。」然後扶起已經頭暈目眩的麒文,離開火鍋店。
踏出門外,石逸生才知道麒文居然頂著這麼強的風走路。
「阿文,你還能走路吧?」
「可以…」麒文一張臉因為頭痛又吹風皺成一團。
「過來。」
麒文靠近,躲在石逸生背後避風。
「不是這樣。」石逸生敞開一邊外套前襟,套上麒文的頭按在自己的肩窩,然後用手臂圈住他的脖子。
麒文被石逸生的動作嚇得不輕,他轉著腦袋想要掙開。
「你知不知道你發燒了?不要亂動,不然我掐死你。」麒文感覺到石逸生收緊的手臂,立刻安靜下來。
兩人就這樣子詭異的姿勢回到麒文的租屋。
剛踏進屋裡,麒文趕緊甩開石逸生的手臂,說:「筆記放著就好了,謝謝你送我回來。」
靠著牆,麒文臉上淡淡的表情,彷彿身體已經沒事了。只有自己知道,若不是靠著牆撐住身體,他會立刻軟倒在地。
「啊?你現在是要我回去嗎?」石逸生一把無名火本來就因為麒文的發燒熊熊燃著,現在他又說這種話,燒得更加劇燃。
麒文淡淡地笑,不回答。他也沒力氣說話了。
生氣的話就快點回去吧。麒文想。
石逸生真的生氣了,他忍著不爆發的口氣,說:「這筆帳先記下了,你可欠我一份人情。」
又欠債了?麒文在心裡無奈的苦笑。
看著石逸生「砰」地甩上門離開,麒文放鬆的身體慢慢滑下。
好難過……麒文已經不知道是身體難過,還是被石逸生丟下的心裡難過,閉上眼,他睡著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