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NIGHTMAREs 》
關於部落格
鏡頭下的真實 與 文字異想
架空一個世界 夢裡相見
  • 49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輕輕開始 第四篇

晚上,石逸生與他的朋友匆匆趕在十點準時回到「月下桂」。一整天玩得太盡興,差點就要超過時限了。
正要回房,石逸生看到麒文從另一個房間出來,他手上拿著杯子毛巾,看樣子應該是剛整理完空房。石逸生跟朋友打過招呼,跟在麒文身後下樓。
「我說,」麒文抱著一疊待洗用品,轉身對跟在後頭的人說:「這裡禁止賓客進入。」
兩人杵在廚房門口,有點進退不得。
「你可以進去,我也可以進去。」石逸生說。又不是什麼龍洞虎穴,給人進去一下也不行?
「你進來幹嘛?」
「……」我進去幹嘛?石逸生頓時當機了一下。
「你跟我下來有事嗎?怎麼不回去房間?」麒文又問。
「………」被麒文這麼一問,石逸生這才發現自己找他好像沒什麼事,腦袋還是一團混亂,嘴巴卻說著自己也不怎麼明白的答案:「就看看你工作的樣子啊。」
這什麼白癡理由!石逸生真想咬掉自己的舌頭,他趕緊補句:「不是啦,你今天沒跟我們去,真的很可惜。」
不過麒文似乎不是很在意,還是那個淡淡的表情,說:「我想先洗這些東西,你要不要回樓上等一下呢?」
麒文客氣的態度,讓石逸生越聽,感覺越莫名的不爽快,正要發作,卻被打斷。
「麒麒?怎麼站在門口?」
從廚房裡走出一位美艷的佳人,正是月下桂的老闆娘,陳妍蝶。
「小姑姑。」麒文說。
「這位是…」陳妍碟上下看了麒文身邊的大男孩。
麒文正要開口介紹,卻被石逸生搶先。「我是麒麒的鄰居,也是他的同學,我叫石逸生。」
石逸生那一聲「麒麒」讓麒文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自從兩人上了高中,石逸生就不再這麼叫他,因為麒文只允許他使用「阿文」。沒想到這次小姑姑起了船,石逸生就順腳搭上去,麒文只能背著小姑姑瞪向石逸生,石逸生卻狡猾地避開視線。
「石…」陳妍蝶翩頭想了想,說:「你是石家的小迅嗎?」
「阿姨認識我?」石逸生微微吃驚。
「麒麒的爸媽常常提起你。你們要聊一下嗎?麒麒。」陳妍蝶忽然接過麒文手中的東西,用下巴點點流理台,說:「去泡杯咖啡請人喝。」
麒文側過身體,對小姑姑擠眉弄眼,暗示她把工作還給自己。
「你眼睛不舒服嗎?」陳妍蝶裝作沒看見麒文的暗示。
「……沒有。」麒文摸摸鼻子去泡咖啡。
喝著麒文泡的咖啡,石逸生心滿意足。
兩人隔著餐桌對坐,室內的小燈泡亮地隱晦,空間昏昏暗暗。
「好吧,都坐下來了,你就說說有什麼事吧。」麒文兩隻手臂交疊在桌上,一副「有話請說」的姿勢。
「…就是…」該死的他還來不及想好理由啊!
石逸生緩緩地啜了口咖啡,腦袋趁這時候高轉速運作。「就是我們今天去了不少地方,想問問你還有沒有什麼特別推薦的景點啦。」剛說完,石逸生就恨起自己的腦袋實在不夠聰明,平時能言善道,在緊要關頭卻笨得要死。
石逸生還沒想到自己找麒文到底是要幹嘛,正拚命的攪著腦汁釐清問題,而麒文卻很認真思考著石逸生的問題。
幸好是個很普通的問題,要是問起打工的事情,麒文可就頭大了。
兩個人一搭一搭的聊著,話題扯到石逸生的花邊消息。
最近系上一個學妹追石逸生追得緊,許多八卦傳來傳去,知道消息的人都旁邊站好看戲。只有麒文知道石逸生正痛苦著甩不掉魔爪女,這全拜石逸生那媲美週會早報的抱怨之賜,聽到麒文耳朵長繭。
「吶,如果…」麒文衝動地開口,聲音卻細細的。
「什麼?」
「……我突然想到網路的點名問卷,裡面有一題是問:如果同性跟你告白,你會怎樣?」豁出去了。麒文平淡的聲音並不穩,交疊的手臂發抖,心臟吊在懸崖邊晃著。
你會怎樣?
會怎樣?
「這樣!」石逸生左手握拳,然後緩緩地,慢慢地伸出中指,說:「叫他去死!」
麒文的心臟彷彿被急凍,緊緊收縮般陣痛。
「想是這樣想啦,又不能真的叫他去死。」石逸生放鬆繃住的表情,說:「不過要我接受同性實在沒辦法想像。」口氣像是在討論垃圾新聞。
冷凍的心臟被捕上最後一擊,碎成晶塊。
湯匙攪著杯裡的咖啡,形成漩渦。
麒文低著頭看著漩渦中心,彷彿要看盡苦澀的盡頭,臉上的表情有淡淡的微笑,眼神在哭泣。
 
 
隔天,石逸生一行四人到櫃檯退房。再看到石逸生,麒文已經沒了感覺,反而態度又冷了幾分。石逸生只當他是沒睡飽,要他多保重,隨即一陣風離開。
 
 
暑假漸漸靠近尾聲,即使各自度過,還是要一起結束。
然後是新學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